大家都在搜

12亿!农业科技最大一笔融资,为什么软银等头部选极飞?



  36氪独家获悉,11月16日,广州极飞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极飞”)宣布完成新一轮12亿元人民币融资,由百度资本和软银愿景基金二期领投,创新工场、越秀产业基金和广州新兴基金跟投,原有投资人成为资本也继续加码,华兴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据极飞创始人彭斌介绍,本次资金将用于产品研发投入,销售渠道建设,服务体系完善。

  极飞在资本市场一直十分低调,本次融资是极飞近5年以来第一次公布融资信息,是所披露的最大一笔融资,也是迄今为止,中国农业科技领域最大的一笔商业融资。

  押注AI+机器人赛道的头部机构们

  值得关注的是,继2019财年的亏损后,软银通过大规模的资产出售计划回笼资金,以及去年投资的贝壳找房今年成功赴美IPO,实现“翻盘”。但总体来看,软银的投资步调放缓且相对谨慎。据现有披露的信息显示,软银今年在中国的投资比重较大,尤其是受疫情影响,主要发力投资在线教育行业,领投豌豆思维、作业帮、掌门教育等多个项目。在11月9日的财报会上,孙正义称软银将进一步增加对AI科技公司的投资,此次融资也是软银布局AI的重要落子。

  而极飞拥有的,不仅仅是算法能力,更是具备实际应用场景的硬件,将AI技术结合无人机、无人车等智能设备,实际落地到农田里。成立于2007年的极飞,最初是一家无人机公司,回看其发展史,有两个重要的“转折点”:一是2013年,极飞将无人机运用在农业之中,转身成为“农业无人机公司”,二是2019年,借着农业无人车、农机自动驾驶以及智慧农场管理系统的发布,逐步转型成为“农业科技公司”。

  伴随百度自动驾驶落地面向大众,百度资本持续关注自动驾驶领域,百度资本董事总经理胡天航解释此次融资:“我们认为技术的普及有利于解放劳动力,帮助人类从事更高附加值的产业。我们愿意和极飞一起,推动相关前沿技术在农村的应用和普及,共同打造高效率的农业基础设施,因为这就是农业的未来。”此外,此次领投方中创新工场也延续在AI领域的布局。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博士表示,极飞向全球提供基于人工智能的农业技术和解决方案,颠覆性地推动了农业基础设施水平和数字化程度。

  为什么是农业?

  作为第一产业,农业一直都是投资的“冷门”。彭斌说到,“投资人看极飞并不只是从农业角度看,更多是从科技角度看的”,一线投资人对于极飞的青睐,来自于极飞运用科技真实解决农业的现实痛点。

  当下,疫情持续冲击,反全球化浪潮席卷全球,在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增强的情况下,“以内循环为主,双循环互相促进”的经济格局一再被强调,农业作为保障基本生活和消费的基本产业,显得尤为重要。华泰证券研究报告指出,双循环视角下,投资把握农业的产业升级、国内粮食安全这两条主线尤为重要。

  在彭斌看来,每个政策背后反映的是社会的大变革,因为早早意识到这些正在发生在农田里的劳动力困境,才有了极飞的无人机“飞进”农田。“中国多年来经济的高速发展,必然会有越来越多人成为城市居民。不久前发布的十四五计划中明确指出要让中国的城镇人口的比例上升到75%,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9年的城镇率是59.58%,那意味着还会有15%左右的人要从农村出来。”

  除了农村人口减少,彭斌还关注到务农人口老龄化问题,“目前留在农村里相当大一部分是妇女、儿童和老人。据统计,我国34%的农业从业人员年龄已达到55岁以上,预计到2025年,中国农村务农人口仅剩0.6亿”。“无人耕田”成为中国农业发展的长期性问题,并且会持续存在。

  极飞正在做的,正是针对农业劳动力紧缺这一大痛点,打造农业无人机、农业无人车、农机自动驾驶设备、农业遥感无人机、农业物联网设备、智慧农场管理系统等六大智慧农业产品线,构建起“无人化”智慧农业生态系统,提供贯穿农业生产全周期的智慧农业解决方案,推动农业生产无人化。

  

 

  极飞六大智慧农业产品线(图源:极飞科技)

  未来的农田是什么样子的?

  “未来,一块田地里,应该是机器人在里面看护作物生长,而不是一个老农民。”

  这是彭斌对于未来农田的想象,远远不同于皮肤被晒成古铜色的农民牵着一头牛,或者开着拖拉机在农田里辛苦劳作的传统印象。“在这样的环境里,不可能有年轻人去农村里再愿意干这么辛苦的农活。”

  基于这样的想象空间,极飞先后将无人机和无人车放进农田里,“因为有了新科技,年轻人不一定要生活在农村里,住在城镇的他们依然可以用先进的工具和先进的技术去管理更多农田,农业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低收入、低附加值。”彭斌也观察到,这样的模式已经逐渐成为“标准形态”,“在过去几年时间里,通过无人机这项技术,已经有这样的场景大规模存在于中国的农村,年轻人购买我们的设备,服务于整个农业生产过程,相当于在第一产业里面做第三产业的服务”。

  彭斌相信,“未来3-5年,中国农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过去的八年时间里,我们用无人机这件事情证明了农业需要科技,不仅需要,还需要最先进、最好的科技,而且极飞有能力把它造出来,实现规模生产,实现营收和利润。同时,这项技术的成本还比较低,可以普适地应用到广大的农村和农业地区。”从无人机企业到农业科技公司,未来极飞将会有更多的机器人投入到农田里,这一过程中的极飞更像是在寻找中国农业产业升级的“最优解”。显然,极飞给出的解答是机器人种地的“无人化”。

  “无人化农机与传统的大型拖拉机是完全不同的逻辑,大型拖拉机要求先要把土地集中,如美国的目前的农业。而在中国,只有为数不多地区能实现,比如东北的北大荒和内蒙古地区,这些种植面积可能占我们总体耕种面积的不到10%,在更为广阔的丘陵地区,那么多山川河流,更多是中小地形的农田,实现土地大面积集中的大田块是不现实的。”极飞所打造的中小型智能化农机设备,更多是满足于中国的复杂地貌环境下的农业生产,帮助农民适应不同地形、不同气候,实现更加精细化的管理。

  

 

  极飞农业无人车在田间作业(图源:极飞科技)

  属于中国农业的“换道超车”机会

  相比“弯道超车”,彭斌更喜欢用“换道超车”来形容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发展。

  彭斌表示,这是极飞基于当下中国农村存在的利好因素所做的选择。“目前,中国农村的4G网络覆盖率超过98%,几乎每一块农田里都有4G信号,甚至未来会有5G网络覆盖,低成本就可以实现机器联网;其次,在农田里无人驾驶的智能机器人并不是比城市里无人驾驶更远的事情,农田作为半封闭的环境,自动驾驶技术的成熟度更容易达成,中国需要精耕细作来满足农作物高产,当前又面临农业人口结构性变化与农业从业者老龄化的社会问题,有非常迫切的需求,因此中国也会早于美国等其他发达国家实现。中国很有可能迎来换道超车的机会。”

  “今天的中国已经是农业无人机应用最大的国家”,彭斌将此看为中国未来农业对这类技术的期待和广泛认可。当然,这种模式并不会止步在国内,极飞也在将此带到许多跟中国具有相似情况的国家,比如东南亚地区的国家。人工智能与自动驾驶的结合,将推动全球农业解决人口老龄化社会和国家粮食安全问题。

  极飞一直以来的发展步调都是相对稳健的,过往的融资消息披露也比较低调,对于资方的选择也相对谨慎,彭斌期望有更优秀的一线投资人理解极飞的方向和目标,与极飞一起共同前进。

  “每一轮融资都代表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也意味着资本市场和商业市场的认同。极飞在2018年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农业无人机企业,极飞会把在农业无人机领域的成功经验继续复制,研发与制造更多的农业科技产品,直至极飞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农业科技公司。本轮融资对农业科技行业而言,也是非常大的强心针,将有更多的投资人看好农业领域内的科技创新,对行业而言也是一次加速。”

  

 

  新疆棉农在用无人机作业(图源:极飞科技)

  此时,新疆的棉花丰收季进入尾声,但彭斌仍在新疆持续调研,“秋收结束了,农户们将农产品卖出去了,才能真的知道我们的产品是不是真的有好的收效,了解我们的产品落地应用情况,以便于我们新一年去优化和改进;另外,我也想知道更多农村、农田里正在发生的变化,这些从农户的攀谈中得知的当地情况,是无法从新闻中获知的”。

  “每两件中国生产的衣服,就有一件跟极飞有关。”这或许是对极飞在农田里变革的最好验证。截至2020年10月中旬,极飞农业无人机累计为新疆棉农作业2.16亿亩次,脱叶剂作业面积占新疆机采棉面积的75%。

  “农业始终对科技是充满期待的。”一如极飞对农业无人化的期待。

 




上一篇:“耕新视野,升级视界”带你回顾武汉线下体验会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国的铁路网络跨越13.1万公里
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